栏目导航

星声星语 时尚新闻 健康新闻 社会文化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新闻 军事新闻 大咖名流 体育新闻
健康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苏芬战争“蚂蚁”与“大象”的决战“冬将军”临阵“倒戈”

发布日期:2022-08-02 01:57   来源:未知   阅读:

  战争是力量的比拼,一般来讲,体量大者在战争中拥有优势,但任何事都无绝对,体量大者如果不能对其各个部门进行有效协调,其体量优势就要大打折扣;而体量小者,如果能保证其内部各部门充分协调,高效配合,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体量上的劣势,给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以沉重打击。

  上个世纪30年代末,“巨人”苏联与“蚂蚁”芬兰之间展开了一场为期四个月的战争,在这场双方实力严重不对等的战争中,芬兰军队却因正确的作战思维和英勇的作战精神给苏联军队以沉重打击,虽然苏联最终凭借体量优势取得了战争大多胜利,但芬兰凭借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并间接保证了其在二战后的独立地位。

  苏芬战争是以小博大的典型战例,通过对这场战争进行梳理与分析,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战争。

  那一年,疯狂扩张的纳粹德国令苏联感受到巨大的威胁。最初,苏联希望与英法联合以应对来自纳粹德国的威胁,但英法的傲慢让这种设想化为泡影。

  见识过一战和十四国干涉战争的斯大林立刻想到了最坏结果:在极端情况下,英法和纳粹德国的可能同时入侵苏联。

  这种情况下,苏联不能指望任何一个盟友,必须依靠自己来防卫从可能任何一个方向攻击的敌人。

  其一,是积极扩军备战,提高战时物资的生产能力,事实上这两点苏联方面一直在做,而如今,在现实的战争威胁面前,这一过程被大大加快。

  为了建立阻挡西边的来犯之敌,苏联决定构建“东方战线”,通过在其边境线西北部建立缓冲地带来保证边境的安全。

  为此,苏联先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暂时稳住德国,而后在德国闪击波兰后,迅速进攻波兰东部,将寇松线以东的波兰领土划入苏联版图(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

  通过夺取波兰领土,苏联扩大了基辅方向的战略缓冲区域,而为了另一个大城市:列宁格勒的安全,苏联则要与芬兰谈上一谈了。

  芬兰原受瑞典王国管辖,18世纪初,俄罗斯帝国在北方战争中击败瑞典王国,芬兰从此成为俄罗斯帝国下属的一个公国(芬兰大公国)。

  俄罗斯帝国给了芬兰较大自治权,芬兰人因此建立了很高的民族认同,即使后来俄罗斯帝国方面也强迫芬兰人进行俄罗斯化,也并没有取得成功。

  十月革命后,芬兰宣布独立,列宁承认了芬兰的独立地位,随后芬兰境内的布尔什维克武装尝试夺取政权,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芬兰独立时,一度获得了来自德国的帮助,德国本意是想控制芬兰,但由于德国很快就在一战中战败,其控制他国的意图自然化为泡影,芬兰由此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

  芬兰独立后,一直奉行中立外交原则,即不参与任何一个大国组织的,也不参与针对另一个大国的军事同盟,在各大国之间保持中立。

  芬兰虽不加入任何一个针对其他大国的军事联盟,但是仍认为苏联是其最大的威胁,在国土防御方面,主要以防御苏联为主。

  30年代前期,苏芬双方关系相对稳定,1932年,苏芬双方签署了《苏芬互不侵犯条约》,承诺相互保证对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随着欧洲大陆战云密布,苏联方面越来越担心列宁格勒方向的战略安全,列宁格勒距离苏芬边境仅仅30余公里,一旦芬兰或其他国家在苏芬边境上架起远程火炮就可以直接对列宁格勒展开攻击,介于这样的现实,苏联方面打算就边境领土交换问题与芬兰进行谈判。

  1939,随着国际形势的恶化,为了保障列宁格勒的安全,苏联方面与芬兰进行了一系列谈判,苏联方面提出的要求主要包括:

  第一,苏芬双方重新划定边界线,将卡累利阿地峡地区的边界线公里,以保证列宁格勒的安全,这样一来,芬兰将将失去2671平方千米的土地,作为回报,苏联方面将把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和波罗斯湖地区共计5523平方千米的土地划入芬兰领土。

  第二,租借汉科半岛30年,苏军可以在此建设海军基地,并驻扎不超过5000名苏军。

  对于苏联提出的要求,芬兰方面只接受割让部分芬兰湾上的岛屿给苏联,而最为关键的卡累利阿地峡地区的边境问题和汉科半岛驻军问题都被芬兰方面否决。

  苏芬两国实力相差悬殊,当时苏军规模接近500万,且已初步实现机械化,苏联方面计划在战争中投入兵力为45万,苏联认为这个兵力足够让芬兰屈服。

  而芬兰总人口只有450万人,常备军只有区区3万余人,在下达全国动员令的情况下,军队规模可达12.7万人,加上约10万预备作战人员,能够在战时调动的总兵力最多也只有这20余万人。

  武器装备方面,双方更是天壤之别,芬兰方面加上局势紧张后紧急购买的战机也只有飞机约300架,而苏联方面则有超过2500架飞机,坦克方面,芬兰只有不到500辆,且大多是一战时期的老旧货,而苏联方面则有坦克2000余辆,火炮方面苏军也是芬军数倍,且在口径上有明显优势。

  正是因为在体量上有如此之大的优势,苏联高层的态度十分傲慢,其认为只要双方一开战,芬军将很快崩溃,最多一个月,苏军就可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迫使芬兰政府签署割让领土的条约。

  但事实与苏联高层想象的正好相反,世界局势趋于紧张后,芬兰方面便预料到苏联方面可能存在巨大威胁,于是在之前数年芬兰就开始扩军备战,从外国购买武器,并花了整整十年时在卡累利阿地峡附近构筑曼纳海姆防线以应对苏联机械化部队的进攻。

  尽管实力相差悬殊,但芬兰方面已经下定决心,一旦苏联发动大规模进攻,要最大程度发挥自身优势,与强大的苏军搏上一搏。

  1939年11月26日,苏联驻卡累利阿部队遭到炮击,造成4名苏军士兵死亡和9名苏军士兵受伤。

  苏联方面立刻指责芬军是此次炮击事件的罪魁祸首,要求芬军立刻后撤25千米,以便苏联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

  芬兰方面否认炮击系己方发起,并称是苏军自导自演,对于苏联要求其军队后撤的要求,芬兰方面表示可以后撤,但要苏芬双方军队同时后撤,至于调查,要双方组建联合调查组。

  苏联方面断然拒绝了芬兰方面的要求,并停止与芬兰政府的外交往来,同时,45万大军集结苏芬边境,随时准备向芬兰发起猛烈进攻。

  第七军团共计24万余人在卡累利阿地峡区域展开,担任本次作战的主攻部队,目的是打穿曼纳海姆防线,直指芬兰第二大城市维堡和首都赫尔辛基。

  第八军团共计5万余人沿拉多加湖西北方向前进,目的是切断芬兰的铁路运输系统,与第七军团汇合后一同进攻维堡和赫尔辛基。

  第九军团共计9.5万人在在坎达拉克夏、乌赫京斯卡亚和雷博拉方向展开,目的是将芬兰拦腰切断,并切断芬兰与瑞典之间的联系。

  第十四军团5.5万人在摩尔曼斯克方向展开进攻,配合北方舰队,攻占芬兰北部重要港口白沙摩。

  同时,苏联海军波罗的海舰队负责监视瑞典方面的动向,摧毁芬兰舰船,夺取芬兰湾岛屿。

  首先,芬军认识到卡累利阿地峡附近为本次作战的重点,故将主要兵力共计7个师全部部署在卡累利阿地峡地区,依托曼纳海姆防线上的防御工事与阻击苏军。

  第四军下辖2个师部署在伊洛曼斯特南部到拉多加湖长达60千米的防线上,防止交通线被苏军切断。

  从卡累利阿以北到北冰洋长达625千米的边境线个营的兵力,这些部队只能进行机动防御。

  1939年11月30日,苏军不宣而战,对维堡、赫尔辛基等地区进行了空袭。

  12月10日,苏第7军团在海空军的掩护下进抵到曼纳海姆防线前沿,并与芬军展开激战,芬兰军队抵抗猛烈,苏军每前进一部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12月15日,第8军团前进到科塔约奥基、科拉雅尔维湖、穆奥拉湖地域,但遭到芬兰军队的顽强抵抗,苏军无法继续进攻,只能转入战略防御。

  12月18日,第9军团沿坎达拉克夏、乌赫京斯卡亚和雷博拉方向展开,欲将芬兰拦腰截断,芬兰方向出动预备队第9师迎战。此路苏军同样遇到巨麻烦,由于不熟悉地形,苏军第163师被包围,第44师前往营救同样被包围。

  芬兰的冬天降雪极多,局部地区积雪厚度甚至可以达到2米,缺乏在大雪中行军经验的苏军机械化部队常常被困在大雪中动弹不得,结果是被芬军分割包围,陷入芬军包围圈中的苏军第163师和44师几乎被全歼。

  第14军团是苏军各部中唯一进展顺利的,其成功占领了白沙摩港,并切断了瑞典与芬兰之间的海上通道。

  战争进行到12月底,芬军在长达800多千米的防线上成功阻止了苏军的进攻,取得了苏奥萨尔米、托尔瓦耶尔维和拉瓦加维三大重要战役的胜利,除了北极战线外,苏军在其余三大战线上均未取得太大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苏芬冬日战争第一阶段,芬兰在军队规模和武装装备都明显落后的情况下,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制定战术,以简单的武器给苏军以沉重打击。

  苏军对芬兰主要城市进行轰炸时,芬兰媒体向全世界发声谴责苏联对芬兰城市的轰炸,苏联方面则予以否认,他们表示自己是在投放人道主义物资,被扔到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集束炸弹被称为“莫托洛夫面包篮”。

  苏联人的举动引发了芬兰人强烈愤慨,他们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回敬苏联外交委员莫托洛夫。

  苏芬战争期间,苏军在坦克上占有绝对优势,但芬军很快发现,苏军坦克性能不佳,在积雪中行动迟缓,甚至不用炸药包,有时候一个燃烧瓶就可以将其干掉。

  芬军对付苏军坦克的燃烧瓶制作简单,只需一个装满可燃液体的瓶子口包上一块易燃的布即可,因为这种武器高效且造价便宜,被芬军大量装备,芬兰士兵将这种燃烧瓶戏称为“莫托洛夫鸡尾酒”,意在对莫托洛夫送来的“面包篮”的回敬。

  俄罗斯因纬度偏高,导致对其进行入侵的国家常常败于其“冬将军”,但是在苏芬战争中,“冬将军”却站在了芬兰的一边。

  苏芬战争爆发时正值寒冬,芬兰的冬季积雪极厚,给苏联步兵和机械化部队行动带来极大不便。

  积雪阻隔下的苏军行动迟缓,同样面临大雪,本土作战的芬军却极有经验,芬军在战争爆发之初就组建了滑雪游击队。

  芬军的滑雪部队行动迅速,可以快速穿插,就苏军分割包围,逐一消灭,苏军被全歼的163师和44师正是被芬军以这种方式干掉的。

  苏军另一个失算的地方是在芬兰冰天雪地的环境中还穿着绿色军装,而芬军在战斗打响后就穿上了白色伪装衣。

  冰天雪地中,身着白色伪装衣的芬军阻击手与冰雪融为一体,而身着绿色军装的苏军则宛如活靶子被芬军逐一狙杀,苏军对于神出鬼没的芬军狙击手十分忌惮,称他们为“白色死神”。

  尽管在军队规模和武器装备上都占据巨大优势,但是苏军第一阶段作战十分不顺利,甚至到了不得不停止进攻进行修整的地步。

  首先,结束四路大军各自为战的状态,组建西北方面军协调统一各部队,由铁木辛哥全权负责。

  其次,改善苏军后勤保障情况,机械化部队行动前,要保证道路通畅,为前线士兵增加营养,士兵每日口粮中增加15克糖,50克脂肪和100克伏特加以增加士兵御寒能力。

  第二阶段,苏军参战人员增加到60余万,并配有大炮3000余门,坦克2000余辆和飞机2000余架。

  苏军仍以卡累利阿地峡为攻击重点,大规模进攻前,苏军以重炮和飞机对军事设施、重要城市、交通线路进行持续数日的猛烈轰炸。

  尽管芬军依旧依托剩余的工事进行顽强抵抗,但苏军以人海战术连续冲锋,最终于2月13日突破曼纳海姆防线主要阵地,并迅速扩大战果。

  芬军曾试图夺回阵地,但由于兵力不足,只夺回少数阵地,不足以构筑防线,只得后撤。

  在突破曼纳海姆防线的作战中,苏军同样损失巨大,待休整12日后才继续发起后续进攻。

  2月28日苏军恢复进攻,并很快切断维堡与赫尔辛基之间的交通线路,并占领维堡大部分地区。

  介于战场形势恶化,芬兰方面与苏联方面进行谈判,同意割让卡累利阿地峡、拉多加湖沿岸地区给苏联,将汉科半岛及周边岛屿长期租借给苏联,允许苏联在这些岛屿上建立军事基地。

  从战争结果来看,苏军实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无疑是战争的获胜方,芬兰失去大量国土,中立原则在大国博弈的背景下也没有奏效,是战争的失败方。

  苏芬两国国力相差悬殊,开战之前,苏联方面应该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他们或许并未猜到战争的过程。

  此战苏军虽然获胜,但是伤亡极为惨重,整个战争期间,芬军共有2.4万士兵阵亡,战争结束时苏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为5.6万人,但这显然是保守的说法,后来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提到:这一仗我们损失了超过100万人,当然,这个数字未免有夸大其辞之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学者研究显示,苏芬战争期间,苏军阵亡人数在12万至20万之间,大约是芬军的6—8倍。

  战争同样给苏军造成了巨大的名誉损失,苏联多年经营的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以军事手段入侵他国的形象荡然无存,国际社会普遍谴责苏联,国联甚至因苏联对芬兰发动战争而将苏联踢出。

  而苏联付出巨大代价换来的“东方战线”,在苏德战争爆发后,对阻挡纳粹德军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这对苏联人来说可谓相当讽刺。

  苏芬战争中苏军的糟糕表现,让希特勒认为苏军战斗力堪忧,这坚定了他入侵苏联的决心。

  如果一定要找出这场战争的对苏联的积极意义,唯一的一点就是这场战争让苏联高层认识到了自己在军事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并加以改正,这让苏军在面对纳粹德军时稍显从容。

  苏芬战争虽然因体量相差悬殊最终以芬兰割地求和而告终,但芬兰这个小国却凭借战场上优秀的表现而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芬兰人英勇捍卫国土的表现获得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同情,就连大洋彼岸的美国也社会上也掀起了一股帮助芬兰的热潮,美国前总统老罗斯福的儿子亲自担任芬兰援助组织的组长,将民间援助的物资送至芬兰。

  芬兰人的英勇抵抗给了苏联方面不小的震慑,在开战之初,苏联原本打算扶持傀儡政府推翻芬兰现政府,让芬兰沦为苏联的傀儡,但苏军在遭遇芬军猛烈抵抗后放弃了这一想法,在满足了领土诉求后结束了撤离芬兰。

  苏联如是做当然不是因为其心慈手软,而是因为其认识到如果继续逼迫芬兰,导致芬兰全民皆兵与苏军决战,苏军将承受更大的代价。

  战争同样让芬兰的民族凝聚力进一步增强,在苏军的战斗中,战斗至最后一人,与阵地共存亡的情况经常出现在芬兰军队之中。

  苏芬两国签署停战协议后,芬兰失去了约20%的领土,这些领土上的居民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当地成为苏联公民或远离家乡,继续成为芬兰公民,结果99%的居民选择继续做芬兰公民。

  芬兰作为一个小国,在大国博弈的背景下,以顽强的抵抗精神为自己赢得了尊严。

  战争毫无疑问是人类社会的悲剧,在战争中,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第一次见面就要以命相搏。

  尽管每个人都明白战争的残酷,但战争却如幽灵般一直伴随人类,对于人类来说,和平反而更像一件奢侈品。

  战争总是在利益与力量不匹配的情况下爆发,又在利益与力量的新平衡建立后结束,尽管人人都喜欢爱与和平,但是历史无数次证明:相比于爱,力量的平衡才是遏制战争、维护和平的最有力武器。

  冷战后世界能够相对和平,不是因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心慈手软,而是因为对方的力量让彼此都不敢轻举妄动。

  战争与和平是一对矛盾,而这对矛盾的核心在于:只有不畏惧战争,才能获得长久的和平。

  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想要获得尊重,想要享受和平,就必须要保有面对强敌时敢于奋力一搏的勇气。